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赵志田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画家赵志田:艺术精神无冬天

2016-05-31 14:34:2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阿遥
A-A+

  历史的记录者

  与画家赵志田先生相识多年了,我始终把他看做一位严肃的师长。其实接触多了,能感觉到,他是一位内心火热的老艺术家。

  最近一次拜访他那天,他正在创作一幅表现长征途中女红军的作品。画面上,一群红军女战士艰难跋涉在雪山草地的长征路上,有的还怀抱着婴儿、幼儿。女人,母亲,战士,多重的身份,构成了一幅英雄的群像。2016年是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赵先生打算以这幅画作,当作历史的纪念。

  身为北京画院以人物画创作为主的画家,赵志田先生笔下的现代重大历史题材,占据了作品中很大的比重。2005年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创作的长达21米多的《烽火太行》,曾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获得很大反响;为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2015年他又创作了一幅8米长卷《巍巍太行》,在人民大会堂展出,并于当年9月赴莫斯科展出。

赵志田《巍巍太行》(2015年)

赵志田《巍巍太行》局部

  用艺术记录历史,为现实服务,是赵先生年轻时受的基本教育。这样的创作理念,也贯穿了他的艺术人生。除了抗战题材,当代的大庆精神、抗洪、抗击“非典”,毛主席视察密云水库工地等等内容,都曾入赵志田先生的作品。

  历史上的中国画,特别是到了明清时代,山水、花鸟占了主流,人物画相对较少。除了人物画对技法要求高,更重要的是时代和社会的原因,文人墨客往往远离政治,采取出世的态度,寄情于山水田园。于是,山水花鸟内容的文人画成了中国画创作的主流,也造就了审美和收藏的主流。19世纪末开始,西方文化大量涌入,美术也受到很大影响。水墨人物画吸收西方造型艺术的先驱,当推徐悲鸿先生。他的学生和朋友蒋兆和,更将中国画的笔墨和人体解剖、透视做了完善的融合,代表作是反映战乱年代的《流民图》。

赵志田《恩师蒋兆和与徐悲鸿先生》

  赵志田就是蒋兆和先生的入室弟子。他1940年生于河北晋州,1957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60年入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多年的学院教育,不仅为他打下了坚实的造型基础,更形成了他的创作理念,即:艺术家是人民群众的代言人。

  学习国画,吸收传统和经典是必然的,当时他有的同学就连人生都想回归古代。但是,再体会也回不到几百年前,意识形态终究离不开当代社会。赵志田先生从那时起,就抱定了表现现代人生活的创作宗旨。

  大庆工人无冬天

  让他闻名画坛的,是上世纪70年代参加全国美展的《大庆工人无冬天》。画面上铁人王进喜和他的工友们,冒着呼啸的风雪在井架前手握刹把顽强工作的场面,没有舞台式的夸张造型,没有那个时代的程式化动作,但人物的每块肌肉都充斥着力度,都在与艰苦自然抗争,口中呼出的哈气和旋转的风雪交融,大庆油田会战的场景,打动了所有观者。

赵志田《大庆工人无冬天》(2007年重新创作)

  这幅作品可不是在画室里舒舒服服就能创作出来的,画家本人也经历了艰苦的磨砺。最初接触大庆油田,源于画院和大庆的业余画家联合创作油田会战十二条屏的任务,几位画家到油田进行了长达四个月的深入生活。那是1972年夏天,当时的大庆油田工作和生活条件还相当艰苦。画家们不仅要全面了解油田的发展史、开采石油的全过程,还跟着钻井队工人,做扛水泥、擦管锈等辅助性的劳动。说起大庆,赵先生如数家珍:“当年表现王铁人的电影《创业》里有一场铁人带领工人跳进水泥池搅拌的戏,是真实的故事。那是出现了井喷的苗头,为了避免发生重大事故,应该用重晶石粉压井,但临时没有,王铁人果断采用水泥替代。为了避免水泥凝结,他带头跳下去不停地搅拌,工人们成了人体搅拌机。‘铁人’的称号,不是领导命名的!”

  虽然当时铁人王进喜已经病逝,但是与他同甘共苦的工友们真实的讲述,让赵志田先生深受感动。完成创作任务之后,第二年1月,他再次只身来到大庆,进行更加艰苦的又一轮体验和创作。高寒的东北,狂风卷起飞雪,带去的冬装完全抵御不了风寒,而工人们居然每天上工前要在棉工服上浇水,让它结成一层薄冰,目的是工作时溅起的泥浆能直接滑下去,不至于渗透到棉服里,可是衣襟下边,却形成一根根冰溜。油田上有一条标语:“不怕地冻三尺雪成山,石油工人无冬天。”

  严寒中的体验,让赵先生热血沸腾,他真是眼含热泪完成那幅画作的。如今讲起这些故事,赵先生依然激动不已。之后,他又创作了多幅大庆题材的作品。“至今还跟大庆的哥们儿有来往。”他说。他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入进去了。

  坚守心中的艺术精神

  近三十多年,时代变了。艺术品的市场化,骤然打乱了从前的创作精神。社会思潮的改变带动着美术创作思潮的改变。他知道他的这种创作理念有些“不合时宜”了,但他依然执着地坚守着。幼年时亲历过日军的扫荡,家乡冀中平原无数的英烈,让他觉得有责任用画笔记录下这段历史。同时,为了丰富创作,也为了生存,他也不局限于一类题材,用他的话说,是“小画养大画”。其实他所谓“小画”并不小,技法和情感投入丝毫也不怠慢。他也画山水,也钟情画马,他家里的摆设,都有马的标本。他还创作了大量古典题材人物画:吟诗的蔡文姬,隆中求贤的刘关张,相马的伯乐,竹林七贤……他笔下的历史人物,不是那种出世的、羸弱的风格,更没有颓废的情绪,而是充满了内在的力量与博大,展现了画家对历史独特的思考与情怀。特别精彩的是东临碣石以观沧海的曹操,破除了传统的脸谱化形象,刻画了一位立马沧海边、有大谋略的一代枭雄。

赵志田《观沧海》

赵志田《隆中求贤图》

  赵先生常说:人不能没有信仰。他特别欣赏郁达夫在纪念鲁迅时说过的话:“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我知道,他更知道,坚守心中的艺术精神,是何等艰难。但是他在坚守。画家的艺术精神,没有冬天。

  永远的“老班长”

  赵先生年过七旬了,听力有些下降。一次聚会上,他遇到漫画大家方成先生,两位老友寒暄,赵先生说:“我耳朵聋啦!”方成先生接道:“我也聋啦!咱们俩是‘二龙(聋)路’!”两位老艺术家幽默的对话,引得身边的人哄堂大笑。生理上的衰老,并不影响他对社会事件的敏感。每当有新闻大事件,他总是把相关的报纸特意留起来,这些资料很可能就成为他日后创作的素材,一旦确定了创作的主题,他都要去事件发生地走访采风。在画家妻子王茜女士眼里,赵先生时时处处思考的都是他的创作:在公交车站见到一个陌生人,他会灵机一动这该是他画中某个人物的形象;在飞机上看杂志,也会发现照片上某人的动态正是作品里需要的,这时候,妻子就成了他的得力助手,马上帮他抓拍下来。熟人里谁的身材形象合适,他会拉来为他做模特儿;出门旅游,他更是随身带着速写本,随时抓取触动他的美景。画家眼里,总能发现美。夫人王茜说:他创作的时候,常常夜里说很长的梦话,都是创作的事,还很有逻辑性。听得妻子又想笑又心疼。

  他给人严肃的印象,有可能源于他从学生时代就担任班干部,在北京画院也曾担任领导工作,行事言谈都比较注意。可是在同学们眼里,他永远是充满热情的、具有凝聚力的老班长。以赵先生为中心,同学们每年的聚会坚持了数十年。组织同学的作品展览也是他的事情,他总是主张按姓氏排列,淡化名气的大小。而且在各种活动中自己付出的最多。要不怎么都这把年纪了,同学们有了大事小情还都会说:找老班长去!

(肖像摄影 阿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赵志田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